<source id="a1ayu"></source>
<tt id="a1ayu"><form id="a1ayu"></form></tt>
    1. <cite id="a1ayu"></cite><s id="a1ayu"></s>

    2. <source id="a1ayu"><menuitem id="a1ayu"></menuitem></source>
      <cite id="a1ayu"></cite>
      <b id="a1ayu"></b>

      1. ?
        兩性話題,戀愛技巧,婚姻家庭,婆媳關系,星座情緣,十二星座,心理測試,性格測試
        "第一代淘寶網紅夫婦":紅是種樂趣 生意才是長久
        Time 2016-05-24 13:41:53 情感驛站 兩性話題

        【摘要】 粉絲們熱切盼望著可以穿到跟大喜一樣的衣服,可是這些古著,各只有一件。目前,簽約孵化公司的淘寶網紅,分為兩類,一類是企業家性質的,目的是用人氣為店鋪帶來流量;二是有明星夢的。

        原標題:紅是一種樂趣,生意才是長久編者按 網紅并不是今年出現的,但今年最紅。比如前段時間的Papi醬,雖然惹起一地雞毛,但著實成為網紅界的現象和事件。稍稍正式的解釋,“網絡紅人”是指在現實或網絡生活中因某事件或某行為被關注而走紅的人。他們的走紅皆因自身某種特質在網絡作用下被放大,與網民的審美、審丑、娛樂、刺激、偷窺、臆想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,因而收獲了人氣,甚至將人氣變現。但是,“網絡紅人”并不是自發產生的,也并非單獨存在,它是網絡紅人、網絡推手、媒體及受眾等共同作用的結果。也就是說,它其實是一個鏈條的產物。那么,現實生活中的網紅是怎樣的?他們如何通過網絡一步步地紅到發紫?網紅產業鏈是怎么運作的?……錢江晚報記者試著展開調查。“其實我們也不算紅。”眼前的趙大喜、趙巖夫婦,與網絡上照片里的他們,并沒有太大區別。男的33歲,成熟穩重,女的26歲,小巧可愛,文藝氣息十足。唯一的驚訝之處是,我以為他們會精心打扮,沒曾想一身麻布簡裝,頭發隨意扎起,還有點油。“我要西瓜汁。”“那我也來杯西瓜汁吧。”在一起四年,兩人的默契早已養成。盡管看起來就像一對年輕情侶,卻已是結婚多年的“老夫老妻”了。見面之前,我們約了很久。“不好意思,我們這兩天要去日本拍照。”“對不起啊,我們要去廣州看展一周。”“我們最近在上新,忙得焦頭爛額,等上完就聯系你。”大約從第一次約到最終完成,過去了至少三個禮拜吧。網紅都這么忙嗎?這是見面時一定要問的問題。當大多數人都在討論Papi醬時,我卻想和趙大喜、趙巖等淘寶第一批網紅聊聊。與那些短視頻網紅相比,他們更有變現的經歷和經驗,更有現實的啟示性。成名:四年積累,并非一朝一夕說起“紅”,大喜和趙巖很謙虛:“我們還算不上紅呢,微博上只有40萬粉絲。”其實,在淘寶上,他們已有230萬粉絲,而這230萬粉絲,都是實打實可為他們提供收益的。2008年,趙巖美院畢業。沒想到,一腳踏進了淘寶圈。“有個學姐是開淘寶店的,讓我幫忙拍圖片。”當時的淘寶店,還沒有模特照,所有的商品圖片都以平鋪的方式展示。趙巖就這樣開始幫學姐拍女裝,也就入了行。“進入這個圈子后就開始接觸了很多淘寶店主、賣家,感覺這個行業蠻有前景。也和別人合作過,但是合作模式比較麻煩,特別是異地的,我依舊還是主營自己的攝影工作室。”2012年那會兒,趙巖已是網上小有人氣的攝影師。彼時,大喜還在湖南念大三,是個兼職模特。緣分使然,他們在網上認識、相戀。半年后,大喜跑到杭州,與趙巖閃婚。大喜喜歡搭配,把趙巖留存著的不少古著穿得頗有味道。趙巖則忍不住給她拍了一套又一套的照片,沒曾想,在微博上竟積累了十萬粉絲。紅了。粉絲們熱切盼望著可以穿到跟大喜一樣的衣服,可是這些古著,各只有一件。第一桶金:兩個人撐起一家店2013年,趙巖覺得開網店的時機已經成熟。這年3月24日,“大喜自制獨立復古女裝”第一次上新,比預計的效果要好很多。“在杭州進貨。店鋪運營到兩三個月時,就可以總結出哪些款式比較好賣,我們就和服裝廠去談,加工定做。”趙巖說,店鋪第一桶金就在那時賺得了。2014年,兩人開出了自己的工廠。目前,工廠有200位工人,廠房在喬司,約有4000平方米。公司有40多位員工,可從設計到售后,兩人都親力親為。有多苦?攝影師自己做,模特自己當,連化妝都自己上。“一年365天全年撲在生意上,幾乎很少與人交流。我們每次出去都是帶著很多個大箱子,拍照加睡覺,幾乎沒有時間去玩,沒有娛樂項目。”趙巖說,別人365天,每天至少要吃上三頓飯,而他和大喜,365天可能只能吃上500頓。苦歸苦,網傳淘寶網紅的收入可不低,比如王思聰前女友雪梨,比如VC。“并沒有大家想象中高,都是辛苦錢。”兩人不愿透露一年的營業額,不過,目前他們在淘寶店鋪中排名前50,而第一名的年營業額是6億~7億元。另外可以供參考的是,不算工廠,兩人位于濱江的公司,房租就要70萬元/年,員工基本工資最高的就有20萬/年,另外還有幾萬至十幾萬元不等的獎金。瓶頸期:想做有腔調的品牌說也奇怪,這些年來,并沒有網紅孵化公司找過他倆,“大概因為我倆比較難搞吧。”趙巖調侃,一是由于兩人粉絲圈已較成熟;二是由于兩人對服裝的要求比較高,而孵化公司喜歡簡單易操作的。目前,簽約孵化公司的淘寶網紅,分為兩類,一類是企業家性質的,目的是用人氣為店鋪帶來流量;二是有明星夢的。那么在趙巖和大喜看來,淘寶網紅與以Papi醬為代表的視頻網紅,在“紅”的基礎、速度、變現能力上有何區別?“淘寶上的網紅,更多的是先有店,再有人氣。與Papi醬一類的網紅,可比性不強。”但作為紅人,得緊跟時尚的潮流。所以平時并不怎么愛拋頭露面的大喜,也嘗試著為粉絲們直播過幾次,目的當然是介紹自家的衣服,效果還不錯。最近,兩人正在安靜又焦灼地等待瓶頸期的到來。“隨著淘寶流量、生產量的增大,服務鏈、生產鏈各種都會面臨很大的挑戰。”趙巖表示,“過去的每一天,都是新的挑戰,每一天都很難熬。常常會記憶混亂,記錯事情。”所以瓶頸期在他看來,不過是一個亟待解決掉的挑戰。盡管路有些難走,但他們的理想挺遠大,“想把大喜做成像香奈兒這樣的,特立獨行有腔調有品牌符號的大品牌。”(朱銀鈴)

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izhicz.com/xaz/lxht/343404.html

        熱門閱讀

        最新美文
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本周熱門美文摘抄
        ??

        Copyright©2015-2020 情感驛站版權所有